感动全球 波兰奏响“肖邦旋律”

  今年是肖邦诞辰200周年。波兰将今年命名为“肖邦年”,以多种方式纪念这位伟大的爱国者、天才的音乐家。

  关于波兰音乐家肖邦的生日有两种说法:根据教堂文件,肖邦诞生在1810年2月22日;肖邦在与母亲的通信中提到的生日则是3月1日。

  究竟哪一天是肖邦的生日,对肖邦故乡的人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隆重纪念这位被世人誉为钢琴诗人的音乐天才、波兰人心目中的爱国英雄。于是,聪明的波兰人便将肖邦诞辰200周年的庆祝活动从2月22日一直延续到3月1日,肖邦音乐将在不同的场地由来自世界各地的专业和业余演奏者不间断地演奏170个小时。这被称为琴键上的“马拉松”。

  由众多肖邦音乐爱好者参加的首场音乐会从22日19时开始,演奏地点选择在离安放着肖邦心脏的圣十字教堂不远处的“波侨之家”。这场音乐会持续到了23日早上7时,期间演奏了肖邦的波罗乃兹舞曲、民谣等,最后以马祖卡舞曲结束。音乐会的演奏者均是肖邦音乐的爱好者,他们中有医生、律师、记者、音乐学院学生等。

  活动的组织者艾迪塔杜达奥莱霍夫斯基教授说:“我们并不想打破什么纪录,我们只是想通过音乐让华沙人和我们的大音乐家走得更近。肖邦短暂的一生有一半时间是在华沙度过的,我们有责任让更多的华沙人聆听他的音乐,并有机会演奏他的音乐。”

  肖邦的一生只有两件事:钢琴和爱国。肖邦说过:“音乐没有国界,但是音乐家却有他的祖国”。

  肖邦的音乐充满了强烈的民族气息。波兰,这个东欧多灾多难的国家,领土多次被列强瓜分,人民被列强奴役。但一介文弱书生的肖邦却谱出了时代抗争的最强音。肖邦的许多音乐中均饱含了强烈的爱国热情和对侵略者的反抗。

  肖邦的身体是虚弱的,他生来体弱多病,短暂的一生中总是重病缠身。但他的内心是强大的,在一个孱弱的外表下,深藏着一颗坚强的心。

  肖邦笔下的“波兰魂”感染着一代又一代波兰人为民族自由前仆后继。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千千万万的波兰战士就是在天寒地冻的日子里,吃着雪,听着肖邦的乐曲,与纳粹侵略者抗争到底。

  肖邦的爱国情怀不仅体现在作品里,也体现在行动中。他拒绝接受俄国国籍(波兰灭亡后沙俄政府规定,所有波兰人同时将拥有俄国国籍),他拒绝接受俄沙皇授予的“沙皇御用钢琴家”称号,拒绝为侵略者演奏。他义正词严地告诉侵略者:“我没有参加华沙起义,是因为我当时太年轻,但是我的心是和起义者在一起的!”

  肖邦在遗嘱中要求亲友,在自己死后将心脏取出,装进盛满故乡泥土的银杯中运回波兰。死,他也要让心脏长眠在祖国的泥土中。

  今年是肖邦诞辰200周年。波兰将今年命名为“肖邦年”,以多种方式纪念这位伟大的爱国者、天才的音乐家。

  据“肖邦年”庆典委员会介绍,2010年在全球将举办2400余场纪念肖邦的音乐会、电影、展览等演出和庆祝活动。其中大约一半在波兰境内举行,其余均在国外举办。波兰政府用于“肖邦年”活动的初步预算达1 .5亿兹罗提(约5200万美元),一部分由波兰政府承担,其余来自社会捐赠。在首都华沙,市政府出资320万兹罗提,举办近百场音乐会,票价只为5、7、10兹罗提三个档次。

  正如“肖邦年”活动组委会主席、波兰文化与遗产保护部部长兹德罗耶夫斯基对媒体所言:“在波兰,没有一个人能像肖邦那样在世界文化史上具有如此大的影响力。”他说,包含一系列丰富节目的“肖邦年”不仅是今年,也是新世纪以来波兰最重要的文化活动。“肖邦年”活动将介绍波兰文化,展示波兰的国家形象,帮助波兰和全世界不同年龄层的人进一步认识和了解这位伟大的音乐家。

  想来,在“肖邦年”,最为忙碌的莫过于波兰国家肖邦研究所。这个成立于2001年的研究所就是为肖邦而建的。该研究所的一个重要使命即是宣传肖邦,普及肖邦音乐。他们制定了一整套从小学到中学的肖邦教育大纲。不仅介绍肖邦的音乐,更重要的是向波兰的中小学生介绍肖邦的爱国精神,为的是把肖邦精神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事实上,自波兰政府启动“肖邦年”活动以来,首都华沙便掀起了宣传肖邦的热潮。报纸、电视、电台等媒体都在大力宣传,以不同栏目、多种方式介绍“肖邦年”活动安排。波兰国家电视台更开设了“肖邦2010”专题节目。

  在华沙街头,随处可以看到一种类似邮筒形状的圆形物体,平时是用来张贴宣传广告的。现在则贴满了肖邦音乐会的宣传品。在华沙,一些俱乐部、音乐沙龙以及小型剧场不定期地举行着各种形式的小型音乐会,有的凭票入场,有的免费入场。

  今年初,在华沙大街上你还会看到车身涂满肖邦名字和头像的出租车。这或许是向国外游客介绍波兰,介绍肖邦最直接、最有效的宣传方式。当游客走下飞机,乘坐在印有肖邦名字和头像的出租车上,聆听着肖邦的音乐,想要忘记自己身处波兰都很困难。

  不仅如此,华沙街头还出现了一种多媒体音乐长椅。这种长椅由瑞典花岗岩制成,内置多媒体音乐播放器,游人只需触摸播放键,就能听到肖邦的作品。长椅上还刻有地图,用波兰语和英语记录了肖邦的生活点滴。

  此外,“肖邦年”内在华沙出生的婴儿,都将得到由华沙市长赠送的一份特别礼物:一套宝宝连身衣,衣服的前襟印有肖邦头像,还有一句评价肖邦的名言:“生于华沙,灵魂属于波兰,才华属于世界”;衣服的背面则是一段马祖卡舞曲的音符。

  与此同时,全世界都在以各自不同的方式用音乐纪念着肖邦。中国钢琴家更是在国际“肖邦年”活动中大放异彩。在中国国内的各大城市,肖邦音乐已成为各大剧院、音乐厅中的绝对主题。人们将能在身边层出不穷的纪念活动中重温那诗意盎然的琴声。

  那是一朵独自盛开在暗夜中的红蔷薇,即使今晚的月不那么明亮,花的芬芳依然会为自己勾勒出一个完美的外形:倒卵形的羽状复叶圆滑可人,淡红色的花瓣绽出精致的弧,小心翼翼生怕划碎了夜的安宁。

  肖邦的第一号降B小调夜曲的三段体就似安静的叶,可在不动声色间它却拽住了沉夜不小心自衣摆露出的线头,一点一点地拉扯着,神秘的悸动正慢慢被抽丝剥茧;第二号降E大调夜曲是华彩的回旋,如同花瓣端庄又略带狡黠的微笑,甜美的欢乐逐渐在夜里饱胀。其芳香虽未令人沉醉,却清冷绮丽,飘入心脾;第三号夜曲B大调B小调的轻盈变换使稍快板中充满了激烈又戏剧性的情绪。仿若敏感保守的茎上细刺,触来刺痛,但不具进一步的攻击性而这才是真正的摄人心魂的毒药。蔷薇花瓣收起白日的典雅与端庄,夜色依然安稳娴静,一种柔曼的妖媚掺入了夜间的呼吸。

  在所有人眼中,肖邦似乎已经成了“夜曲”的一个代名词,他一生共创作了21首夜曲,每一首都不约而同地具有一种被精心雕饰过的幽微曲折。他并非夜曲形式的创始人,却比其“始祖”英国人约翰费尔德如牧歌般清淡朴素的夜曲增加了近乎多愁善感的专情和更动听的技巧。

  “钢琴诗人”是后人敬于肖邦的最贴切称谓。在肖邦全部200余首作品中,竟无一首没有钢琴。肖邦不愿让钢琴成为交响乐的陪衬,他更想让那黑白分明的美独自流淌在夜色间,让读得懂他的寂寞、听得懂他的彷徨的人静静欣赏,会心微笑。肖邦天生活在一个孤寂的抒情世界,他在用钢琴独奏自我的路上踽踽独行。肖邦的钢琴曲是双手同键盘最纯粹的接触,指法流水行云的变换让享受的过程也变得如诗如画。只是他的作品更适合独享,排斥人声鼎沸。

  或许肖邦的温柔正是因其肉体上的无奈。“他的身体太弱了,所以他不能用自己的演奏力量来表达自己的愤慨。他只有听体力比他强的人演奏他自己的作品才能一了心愿”挚友李斯特在说出这些话时脸上写满的一定是惋惜。

  一个人闭上眼,甚至关上耳朵,唯独打开心,感受着钢琴特有的私语般的忧伤。静夜里,你仿佛能感到那个面色发青的凄愁男人正端坐在钢琴前,因为一曲将要开始微扬双手,就像一只初展双翅的飞鸟。而他又用这种飞往无尽天边的意念吸引着听者,像鸟群的首领一般,一声起飞令下,引领着群鸟飞向美丽彼岸。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