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独立国会竞选总统为何却遭法国干涉?

战争结束后,埃雷拉担任总统,建立了由温和的目由派组成的政府。1850年,墨西哥再次举行总统选举,国防部长马利亚诺,阿里斯塔将军当选,他也是一个温和的自由派。此前,国家遭受的灾难致使激进的自由主义获得复兴。

1846年,美墨战争仍在进行期间,在瓦哈卡州和米却肯州,建立了自由派政府。在米却肯州,梅尔乔·奥坎波就任州长,他是一位深受卢梭和法国乌托邦社会主义思想影响的学者和科学家;在瓦哈卡州,一位扎波特克印第安人,贝尼托·胡亚雷斯-成为州长。

作为州长,胡亚雷斯以诚实、高效和民主清廉的作风赢得了声誉。奥坎波和胡亚雷斯代表了新一代自由派领导人。他们的思想较莫拉那种贵族主义的、知识分子的自由主义更为激进,其激进的左翼成员如庞西亚诺·阿里亚加和伊格纳西奥·拉米雷斯甚至提出废除大庄园制、保护工人和妇女的权利等进步思想。

激进的自由派运动的复兴,特别是他们提出的废除教会司法裁判权和使教会财产世俗化的主张,引起了保守派的惊慌。他们担心,温和的阿里斯塔政府将无力阻挡激进的变革。

1853年1月,由高级教士、高级军官、土生白人大地产主组成的联盟,以年迈的阿拉曼为首,举行了一场政变,推翻了阿里斯塔,任命住在委内瑞拉的圣安纳为独裁者,为期一年。

4月20日,圣安纳回到墨西哥城,正式就任总统。根据阿拉曼的设想,圣安纳仅仅是引进一位外国王子建立墨西哥帝国的过渡。但是,1853年6月2日,阿拉曼去世。失去约束的圣安纳又恢复了老作风,大肆掠夺国库,为个人和向他献媚者谋取私利。

11月,他宣布追赠伊图尔维德以“解放者”的称号,并下令把伊图尔维德的肖像陈放于一些政府大楼中。12月,他宣布自己为永久的独裁者,称“特级公爵殿下”。他还向教会作出许多让步,允许耶稣会教士复职。

他限制新闻出版,把许多自由派关进监狱或流放。圣安纳的倒行逆施终于激起了反抗。1854年2月,南部的一些军官在F.比利亚雷亚尔上校的领导下举行了武装起义。3月1日,起义者在阿尤特拉提出了一个纲领,10天后又在阿卡普尔科作了修改,纲领要求免除圣安纳职务,选举一位临时总统,召开非常国会制定新宪法。

后来,退休上校、属于温和自由派的伊格纳西奥·科蒙福特和格雷罗州的州长胡安·阿尔瓦雷斯成为起义的领导人。1855年8月,圣安纳被迫放弃总统职位,流亡国外。阿尔瓦雷斯被选为临时总统,科蒙福特担任国防部长。

一些激进的自由派被任命担任内阁职务:梅尔乔·奥坎波任外交部长,贝尼托·胡亚雷斯任司法部长,吉列尔莫·普列托任财政部长,米格尔·莱尔多·德·特哈达任发展部长,庞西亚诺·阿里亚加任内政部长。1855年11月,司法部长胡亚雷斯制定了一条法律,即“胡亚雷斯法”,该法把教会法庭的司法权限制在处理教会案件,从而废除了教士的豁免权。它还建议剥夺军队的某些特权。

该法的颁布激起了保守派愤怒的浪潮,国防部长科蒙福特也反对这一法律。12月,在温和的自由派和保守派的压力下,内阁被迫改组。最激进的自由派人士梅尔乔·奥坎波被逐出内阁,几天后,总统阿尔瓦雷斯辞职,科蒙福特接任总统一职,他任了一个温和的自由派组成的内阁,希望缓和保守派的压力。

但是,此举为时已晚,在若干地区,一批批的世俗信徒、军官和神甫高呼“宗教和豁免权”的口号制造动乱。一个武装集团要求废除“胡亚雷斯法”,解除科蒙福特的职务,恢复1843年的保守派宪法。

1856年1月,这个集团占领普埃布拉城并在那里建立政府。科蒙福特虽然是温和派,但他不得不暴动,3月底,他迫使普埃布拉的叛乱者投降。他认为教会应对叛乱负责,没收了教会财产。1856年6月25日,国会通过了财政部长米格尔·莱尔多·德·特哈达起草的法律,即墨西哥历史上著名的“莱尔多法”。

该法禁止教会拥有土地用于非宗教目的,此类财产必须卖给它的实际承租人,在转让过程中,国家抽取出售价值的6%的阿尔卡巴拉税。教会没有被出租的房地产将招标拍卖,政府收取拍卖税。此法律的目的在于,产生一个农村中产阶级,但是,由于没有规定分割教会地产的条款,人多数士地转到本国和外留的大地产主、商人和资本家手中。

另外,关于要求所有社团出售其土地的规定也包括了印第安村社,虽然法律规定使用这些土地的印第安人具有优失购买权,但是很少有印第安人能够拿出最低限度的购买费用,结果,助长了夺印第安村社土地的活动。1857年4月11日,颁布了新任司法部长何塞·马里亚·伊格莱西亚斯起草的限制教区费的法律,即所谓“伊格莱西亚斯法”,该法禁止向那些被认定为只能挣得维持生存所必需的最低收入的穷人征收教区费。

法律规定对那些为穷人服务而收钱,或拒绝免费给穷人施洗礼和主持婚葬礼仪的神父加以严厉的惩罚。1857年3月11日,颁布了新宪法。1857年宪法宣布言论、出版和集会自由,限制教士和军人的司法特权,禁止教会和世俗团体占有不动产,宣布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宪法恢复了1824年的联邦体制,将立法机构由两院制改为一院制,废除了副总统一职(如果总统职位空缺,将由最高法院院长填补)。总统任期4年,议员、最法院法官和总统皆由间接选举产生。

制宪会议中少数激进派本想将宗教自由列入宪法条款,但是未能成功,结果在宗教问题上,宪法既未提到宗教宽容,也没有宣布天主教为国教。随后根据新宪法举行了议会、总统和最高法院法官的选举,科蒙福特当选为总统,胡亚雷斯当选为最高法院院长。

“胡亚雷斯法”、“莱尔多法”和1857年宪法遭到教会和保守派的激烈反对。他们甚至得到了教皇的支持,教皇宣称,“我们以教皇的声音疾呼,为教徒的自由谴责、非难并宣告废除上述法令以及民事当局以诬蔑教会权威和本罗马教廷

1857年12月,费利克斯·苏洛阿加将军率军发动叛乱,公开宣布目标是废除宪法。叛乱军队一面支持总统科蒙福特的权威,一面控制了首都,解散国会并逮捕了胡亚雷斯。科蒙福特经过犹豫后,表示赞同苏洛阿加的纲领。但是,一个月后,苏洛阿加得寸进尺,他解除了科蒙福特的职务,自己担任总统。

结果,科蒙福特与保守派决裂,在掌权的最后时刻设法从监狱中释放了胡亚雷斯,宣布恢复宪法,然后离开了墨西哥。胡亚雷斯逃到克雷塔罗,从那里前往瓜纳华托。作为最高法院院长,根据1857年宪法,胡亚雷斯宣布就任总统。

这样,在墨西哥城有一位保守派总统,在瓜纳华托有一位自由派总统,“三年战争”(1857-1860年)开始了。在这场内战中,富裕的中部地区被保守派控制,南部、北部和韦拉克鲁斯由自由派控制。虽然自由派控制了大量的地区,并得到多数人口的支持,但在战争的初期仍遭受了严重的失利。

主要原因是绝大多数常备军投向了保守派,而自由派只得从头组建自己的武装力量。由国民自卫队和游击队组成的自由派军队显然在纪律和装备上劣于保守派军队。1858年3月,保守派军队占领了瓜纳华托的重要矿业中心,并逼近胡亚雷斯政府所在地克雷塔罗。胡亚雷斯被迫撤退,首先退到瓜达拉哈拉,后又退到韦拉克鲁斯。

直到内战结束,韦拉克鲁斯一直是自由派的政府所在地。随着战争的继续,双方都面临着严重的财政困难。但是,保守派得到了教会的支持。为此,1859年7月,胡亚雷斯采取激进措施,宣布对除建筑物以外的所有教会财产实行国有化,不予补偿;宣布彻底的宗教自由,实行政教分离。

到1860年年中,战局向有利于自由派的方向转变。1860年8月,保守派将军米盖尔·米拉蒙在西拉奥被击溃;10月,瓜达拉哈拉落人自由派手中。12月22日,自由派司令官赫苏斯·冈萨雷斯·奥尔特加打败米拉蒙,在3天之后的圣诞节占领墨西哥城,保守派领导人流亡国外。三个星期后,胡亚雷斯从韦拉克鲁斯来到墨西哥城。

随后进行了总统竞选,1861年6月,国会宣布竞选获胜的胡亚雷斯担任墨西哥新总统。在战场上被击败的保守派寻求国外援助。英国、法国和西班牙的保守派政府不喜欢墨西哥的自由派和胡亚雷斯,而且具有进行干预的充足借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